啪唧小辣雞診斷

轉載禁止
百合豚
醫狗的消失
站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怪物
造雷愛好max
女體化愛好,花右,咕噠君右
守序正義的激進明智愛好者
过激咕哒君厨超进化
在我這裡黑咕噠君的人,一律打爆狗頭
像你這樣的變態是不會討人喜歡的
小學生文筆
同理心缺失
生れて,すみません
为什么必须非黑即白?

dolorem(lamento世界观设定)

序章赤脚的丽比卡

  

       库丘林站在树林的中央,作为一个虽说算不上穷困潦倒的吟游诗人,住在城里对于他浅浅的钱袋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像现在这样在城外近郊的树林边沿自己搭个用革过的兽皮的小帐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至于为什么不到再深一点的无人树林间免得有些好斗又无所事事的丽卡比来打扰,大概是因为距离虚噬大规模在森林里暴发也只过去了不到十年吧,但那些被森林切碎的丽比卡的尸体依旧残留在库丘林年少的回忆里。至于那些游手好闲的丽比卡们,倒是不用太过担心,库丘林自认为那些毛头小子也妨碍不到自己。但现在这种情况他还真没见过——有一只丽比卡从他穿过森林开始就尾随着他,从示米押到西割一路,在他去打猎的时候偷偷闯进他的棚帐,舔舐他放在扁平木碗的水,打开他的鹿皮袋翻找里面的食物。那家伙全无恶意,更像是一只饿疯的弃猫。每当夜晚降临,库丘林升起火,那只猫就躲得远远的,只有那双眼睛在库丘林目视所及的灌木丛里一闪一闪的,像两粒从天上跌落的星星。

       

       那家伙现在依旧在他附近,库丘林从自己的行囊里拿出用于搭帐篷的兽皮,又爬上树去折了几段粗细适中的枝干扔下地。对于那些混血的丽比卡,双亲中大型种的基因对他们的生活习性影响很深,像库丘林这样的串种大猫,爬树对他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即便由于常年野外的生活库丘林已经多多少少习惯在这些又粗又圆有时候光滑的要命的树干上来回行进,但相比再畏手畏脚的爬下来,还不如控制着方向自己一口气跳下来来得爽快。他花了一会时间就撑起了帐篷,又在周围转了一圈捡了写干枯的叶片和细枝干,便回到帐前和木头堆起了一堆锥型的柴火丘。库丘林抽开鹿皮袋的绳结,从里面掏出两块已经半面光滑的黑褐色石头。他调转着两块火石撞击的角度,幸运而顺利地升起了火。他架起一个中间凹陷的宽铁片做成的锅,将汲好的水从皮袋里倒出来,又放了些黄色的东西进去。他用一块长条光滑的木片搅拌着锅里的东西,紧接着又站起来,绕过帐篷走进了森林深处。

       

       那只娇小的用破烂的斗篷包裹着自己的丽比卡从树上跳了下来,库丘林在远处窥视者一切。他的斗篷扬起,露出一双赤裸的沾满草屑的脚,像是被矮灌木的枝条划烂的长裤,和暴露出来的存有着新鲜划伤的小腿。除却这一些,他看上去和其他丽比卡别无区别,小只的体型说明了他是一只小型种,那么这只跟了自己一路的丽比卡的年龄就不好判断了。那只丽比卡像一个新手一般四肢着地,弓着背,一点一点小心地靠近库丘林升起的那堆火。他被煮沸的洛普散发出的香味所吸引,但又畏惧着火,所以他绕圈圈似的靠近铁锅。库丘林紧盯着那只丽比卡,看着他一点点接近他设下的陷阱,口中默念着。

    

    “三,二,一”

    

       那只丽比卡尖叫起来,从喉咙里发出荷荷的恐吓气音,被火光衬得反射微光的尾巴也激动地炸了起来。但这完全没用,因为他已经被库丘林设下的绳套给吊了起来。他的斗篷沿着他的肩胛骨间的连线垂落,看起来是亚麻制的上衣也滑落下来,露出一大块肚皮。他激动地企图弓起脊背,但又没有那么大的腰力弓不起来,库丘林看着他的躯体上下弹动,像一条被捉上岸的活鱼。

    

       库丘林悠悠然地从树林里走出来,他轻松地吹着口哨。终于摆脱了这个尾巴,现在只要打一顿他让他别……然后,库丘林就在他的俘虏面前摔了个五体投地。库丘林的脸埋在草丛里,周围只剩下火焰舔舐木柴的噼啪声,那只被吊起的丽比卡也不再挣扎。他一定是在笑啊!就算自以为已经经历很多了早就心态成熟的库丘林的脸上还是浮起了红色,不知道是因尴尬而害羞引发的,还是由于丢了脸面的愠怒,但当他爬起身来他又恢复了以往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和别的带着乐器的吟游诗人不同,库丘林带着的是一头膨大的木杖,上面悬挂着何达威雅的羽毛,用赤砂在整个杖身上染这回旋的褐红色条纹。他用他的杖戳了戳被挂起的丽比卡光裸的肚皮,那只发呆的猫才反应起来,他伸长手臂,企图用爪子去挠库丘林的腿,但由于手臂没有库丘林的杖长,所以那些指甲只能无奈地摩擦着空气。丽比卡的尾巴涨得鼓鼓的,向着两侧用力地摆动着。

    

       库丘林把杖搁回肩上,杖借着三角肌的弹力在他肩上跳了一跳。接着,他脸上像是浮现出什么有意思的想法一样,露出了微妙的微笑。

    

      “好了,小可爱”,库丘林又抬手把杖伸向前方,对准了一脸疑惑的丽比卡,那只猫的脸因为血液的倒流看起来有点红通通的,在火光的映衬下看起来像一个成熟的利肯。库丘林挥起木杖,“看好了,小家伙”。

    

       在那只丽比卡疑惑不解的眼神里,库丘林挥动木杖,把他生生敲晕了过去。


  




  


 “啊啊,都是因为那个小鬼……洛普糊了吗?”

    “算了,搅一下应该还是可以吃的。”

————————————————————————————------

                                                                                             tbc

没开RBQ(土下座),因为拉面梗太有趣了

估计会是长篇

序章以及第一卷就是和C狗愉快的玩耍(不)啦

虽然用的是C狗的卡面,但是性格会更像旧狗和C狗的混合产物(德鲁伊C狗!)


老套的开始老套的结束

应该会发糖的!(呀呼)

  

  

评论(1)
热度(33)

© 啪唧小辣雞診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