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唧小辣雞診斷

轉載禁止
百合豚
醫狗的消失
站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怪物
造雷愛好max
女體化愛好,花右,咕噠君右
守序正義的激進明智愛好者
过激咕哒君厨超进化
在我這裡黑咕噠君的人,一律打爆狗頭
像你這樣的變態是不會討人喜歡的
小學生文筆
同理心缺失
生れて,すみません
为什么必须非黑即白?

书架咕哒君梗试阅片段

因为我是个新手,所以也没有被配给什么难度高的任务,虽说我现在在意大利执勤,说白了是在摸鱼而已。我推着他在意大利的街头转圈圈,他好像有点奇怪的转着脑袋,好像对自己的处境感到不安。虽说书架是教会制造出的人工道具,但也不是什么量产货,大概是因为今年风调雨顺,我才有这样和他相处的机会吧。我分出一只手拉着他的轮椅,坐在离教会一个街区的公园长椅上。书架的脖子上围着一条围巾,那貌似是归属于他的极少数财产之一,一条被织得破破烂烂的,并且是红色的围巾,他缩拢脖子用下巴蹭着那起球的羊绒,那个样子看起来就像一只寻找食物的胖鸽子。当然我不是说他胖之类的,而是想表达那种类似于真是像广场上的那些鸽子一样的温顺乖巧的感觉啊的感叹。在公园有买可丽饼的小摊车,虽然意大利已经入秋,但居然还有买冰激凌的移动车停在外面。我试着问他,你要试一试冰激凌吗?他转过脑袋来,像是在看着我一样,于是我对他说,你在这里等着,不要怕,我马上就回来。然后我就给他带了一份香菜球,上面我让店主洒满了威化屑和焦糖,我自己买了一份巧克力的,毕竟只有巧克力能够治愈我长途奔波的心灵了吧。我跟他说,吃冰激凌,他好像不太能理解。没有办法,我只能对他说,张嘴,然后把它放进他嘴里。他闭上嘴的那一刻看起来像是吓了一跳,脖子往后弓着,头发也像炸起来一样,就像在吃免费猫粮的野猫被人突然摸了脊背。书架,我现在不太愿意用这个名字称呼他了,他看起来依旧像个小孩一样,在没有被冠以书架的名字之前,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也许只有那个我曾在告解室里遇见的男人知道了。

评论
热度(17)

© 啪唧小辣雞診斷 | Powered by LOFTER